•  

    全文在:http://www.goooodie.com/chinese-creative/yue-xuan-cen-jun-hermaphrodite/

  • 婆罗门教典《圣薄伽瓦谭》记述了一位巴拉达国王三世轮回的故事:
    
    此王晚年弃位,勤苦修道于山林,然因迷恋一头小鹿,死后竟转生为鹿,
    悔过、修行,再生为人,明记宿命,隐忍潜修、终臻解脱。



  •  

     

         第一次听Dustin O'Halloran是在夏天。从An American Affair到两张Piano Solos和现场录音的Vorleben,只是不急不慢的听,无论是在写字、看书、聊天以及任何散漫的事。简直就像魔怔一样,反反复复在放。 

        有意思的是,我一点将他的谱子扒下来弹的意识都没有,只是愿意就这样简单的当个小听众,以便可以始终安静的处于某种放空状态:)好笑的是,我总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会突然聒噪起来,也许也只有在听音乐时,才能有始终保持某种状态的时候。 

          一个朋友说只要听到dustin的琴声就会觉得异常平静,而我则笑称dustin为“男神”。devics是一支从少女时代起就很让人喜欢的乐队,其中最爱的那首if we cannot see还是dustin写词写曲,心都要碎了呀。 

          lumiere中的dustin感觉更趋向于一个忧伤的词曲家,而不是纯粹的钢琴家了。最喜欢的是Fragile N.4,依旧是dustin典型的旋律走法,和声更加完满丰富。Quartet N.2也应该是我所听过的dustin作品中第一首纯弦乐作品,古典的基调里加入了某些无调性的不协和元素,非常有趣。Quartet N.1的弦乐独奏部分也不知道为什么立刻联想到的是古典时期的奏鸣曲式。 

          如果要把我关在一个小岛上只能带三张碟的话,Lumiere毫无疑问将会是其中之一。他仿佛在追寻什么,但又稍带迟疑,我一直被自我生活状态的改变到底与什么有关而困扰着。 

     

      感谢dustin,他所赠予我这一时的明亮美好。

     

    lumiere试听:http://www.xiami.com/album/426034

     

     

  • 之前断断续续,一直在自己的豆瓣小组里写日记。

    如果不是今天在看初中同学的BLOG,几乎都要忘记大巴已经很久没有更新。

    最近上课在看纠结的卡森,睡觉之前会读一些王尔德童话。

    总觉得卡森和萨冈都是浪迹天涯的优雅野玫瑰。

    记得曾经别人聊天时说,她永远要做一朵野玫瑰。这样所有的男人都得不到完整的她,便可以被所有人记得。

    我总觉得这番话是幼稚可笑,但偏偏又有她的道理所在。

    在我身边的许多人也跟我一样,有着两个面孔。不过大部分的他们是外冷内热。

    而我则是外热内冷,这样真是有趣。

    我爱这样的伪装游戏。

  • 感冒长久的不好,不分场合的吃感康。

    昨晚见到久违的小娜,也许是因为很少会认识比我小的姑娘。所以小娜总让我有一种奇怪的保护欲!她是一枚小小的少女,内心像波澜的水,喜怒哀乐会在不经意间慢慢显露。

    凌晨三点的时候我们在卤煮店门口分开,我一本正经的说,他会喜欢你的,你相信我。

    少女心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呀!我真是爱死了你她和自己的。

    没有什么比这更好。